托普铁热克镇咨询-宇宙级珍稀物种[穿书] - 托普铁热克镇新闻网 - 2wk.ledekole.com
宇宙级珍稀物种[穿书] > 章节目录 第 88 章 第88根铁柱
    第 88 章

    暗领域异族繁殖的速度很快。在适宜的条件下, 仅是短短一个月,他们就能将数量扩大好几倍。

    这种像蟑螂一样的繁殖速度, 一直让联邦十分头疼。

    开始时燕宁还真信了左云楼说的不用担心,直到当天晚上凌晨,警报声再一次响起。

    他很确定,这座远高于平均海拔的基地摇晃了一下。杰米哒 63

    仿佛是结在树冠的果子,正在经受强风吹拂。

    才入睡的燕宁睁开眼,他下意识抓住身边左云楼的手臂,“先生, 是地震了吗?”

    左云楼从床上起身,把旁边的小灯打开, 灯芒驱散的不仅是黑暗, 还有几丝惊慌。

    “宁宁继续睡,我出去看看。”左云楼在燕宁额上落下一吻,随后迅速下床穿衣服。

    哪怕不是军人, 该迅速时左云楼动作是很利落的。

    他离开了。

    燕宁卷着被子坐在床上, 床边的小灯还亮着, 灯芒幽幽。

    房门紧闭, 然而基地各处的警报声却如幽灵般四处起伏。

    燕宁没了睡意。

    他干脆把床边的灯光调亮些,再将睡前关闭的终端打开。

    先前他把设计图发给了桑怀芳,如今对方有了回复。

    桑怀芳好的燕少, 收到了。如果品牌发那边有修改要求,我会第一时间联系你。

    燕宁回了一个没问题的表情包。杰米哒 63

    没有想到这表情包发过去, 对方居然来信息。

    这个时间点,桑怀芳还没有睡。

    桑怀芳燕少, 你现在在首都星吗?

    燕宁愣了一下。

    对方这问话,让他感觉她知道他的行程。

    许是燕宁这边许久都没有回复, 桑怀芳把一串链接发了过来。

    除去链接外,还有图片。

    看完图片后,燕宁总算是清楚对方何出此言。

    某个退伍军人的论坛里,竟然因为他的事吵了起来,网友们分成三波。

    一波是纯吃瓜群众的路人,专门看热闹的。

    第二波是站在他这边,细数看他的直播后、精神力创伤出现修复情况的退伍老兵。

    至于这第三波,则是使用过联邦昂贵精神力创伤治疗仪的坚实拥护者。

    三波人在叭叭,第一波吃瓜顺便火上浇油、看热闹不嫌事大,第二波与第三波掐得热火朝天。

    有人将帖子转到了星博上,引起一阵热议。

    燕宁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桑怀芳正常公关。只是燕少,你现在真在首都星吗?

    她是留意到了,帖子里有一位自称见过燕归楼、并且接受过他治疗的大兵。

    联系起前后,桑怀芳确认那位大兵正在前往边线的路上。

    算算时间,甚至还可能已经抵达边线。

    燕宁我现在在艾萨克。

    桑怀芳心里的八分变成了十分。

    果然如此。

    虽然猜到,但还是忍不住对左云楼产生抱怨。

    那位怎么就带着人去边境?边境多危险啊!

    燕少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去到也帮不上什么忙。

    像老妈子一样叮嘱了燕宁一番后,桑怀芳又跟他说网络上的事情不用担心,团队会处理。

    桑怀芳受雇于左云楼为燕宁工作,但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是打心底里喜欢燕宁。

    模样好性子好,听话敬业,对团队的人也好。

    这样的艺人,来一打她也不嫌多!

    聊了大概十几分钟后,桑怀芳后知后觉现在很晚了。

    桑怀芳时间不早了,燕少你休息吧,有情况我会再联系你的。

    与桑怀芳通讯结束后,燕宁没事干,正想找部电影出来看看,外头就传来了敲门声。

    然后他就在房中内置器里听到了葛新的声音。

    “小宁,你睡了吗?”

    燕宁连忙把终端放下,过去开门。

    门一开,只见葛新依旧穿着白大褂,仿佛从未休息过。

    x s63     第 88 章

    暗领域异族繁殖的速度很快。在适宜的条件下, 仅是短短一个月,他们就能将数量扩大好几倍。

    这种像蟑螂一样的繁殖速度, 一直让联邦十分头疼。

    开始时燕宁还真信了左云楼说的不用担心,直到当天晚上凌晨,警报声再一次响起。

    他很确定,这座远高于平均海拔的基地摇晃了一下。杰米哒 63

    仿佛是结在树冠的果子,正在经受强风吹拂。

    才入睡的燕宁睁开眼,他下意识抓住身边左云楼的手臂,“先生, 是地震了吗?”

    左云楼从床上起身,把旁边的小灯打开, 灯芒驱散的不仅是黑暗, 还有几丝惊慌。

    “宁宁继续睡,我出去看看。”左云楼在燕宁额上落下一吻,随后迅速下床穿衣服。

    哪怕不是军人, 该迅速时左云楼动作是很利落的。

    他离开了。

    燕宁卷着被子坐在床上, 床边的小灯还亮着, 灯芒幽幽。

    房门紧闭, 然而基地各处的警报声却如幽灵般四处起伏。

    燕宁没了睡意。

    他干脆把床边的灯光调亮些,再将睡前关闭的终端打开。

    先前他把设计图发给了桑怀芳,如今对方有了回复。

    桑怀芳好的燕少, 收到了。如果品牌发那边有修改要求,我会第一时间联系你。

    燕宁回了一个没问题的表情包。杰米哒 63

    没有想到这表情包发过去, 对方居然来信息。

    这个时间点,桑怀芳还没有睡。

    桑怀芳燕少, 你现在在首都星吗?

    燕宁愣了一下。

    对方这问话,让他感觉她知道他的行程。

    许是燕宁这边许久都没有回复, 桑怀芳把一串链接发了过来。

    除去链接外,还有图片。

    看完图片后,燕宁总算是清楚对方何出此言。

    某个退伍军人的论坛里,竟然因为他的事吵了起来,网友们分成三波。

    一波是纯吃瓜群众的路人,专门看热闹的。

    第二波是站在他这边,细数看他的直播后、精神力创伤出现修复情况的退伍老兵。

    至于这第三波,则是使用过联邦昂贵精神力创伤治疗仪的坚实拥护者。

    三波人在叭叭,第一波吃瓜顺便火上浇油、看热闹不嫌事大,第二波与第三波掐得热火朝天。

    有人将帖子转到了星博上,引起一阵热议。

    燕宁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桑怀芳正常公关。只是燕少,你现在真在首都星吗?

    她是留意到了,帖子里有一位自称见过燕归楼、并且接受过他治疗的大兵。

    联系起前后,桑怀芳确认那位大兵正在前往边线的路上。

    算算时间,甚至还可能已经抵达边线。

    燕宁我现在在艾萨克。

    桑怀芳心里的八分变成了十分。

    果然如此。

    虽然猜到,但还是忍不住对左云楼产生抱怨。

    那位怎么就带着人去边境?边境多危险啊!

    燕少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去到也帮不上什么忙。

    像老妈子一样叮嘱了燕宁一番后,桑怀芳又跟他说网络上的事情不用担心,团队会处理。

    桑怀芳受雇于左云楼为燕宁工作,但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是打心底里喜欢燕宁。

    模样好性子好,听话敬业,对团队的人也好。

    这样的艺人,来一打她也不嫌多!

    聊了大概十几分钟后,桑怀芳后知后觉现在很晚了。

    桑怀芳时间不早了,燕少你休息吧,有情况我会再联系你的。

    与桑怀芳通讯结束后,燕宁没事干,正想找部电影出来看看,外头就传来了敲门声。

    然后他就在房中内置器里听到了葛新的声音。

    “小宁,你睡了吗?”

    燕宁连忙把终端放下,过去开门。

    门一开,只见葛新依旧穿着白大褂,仿佛从未休息过。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63(五块五毛)

    燕宁我现在在艾萨克。

    桑怀芳心里的八分变成了十分。

    果然如此。

    虽然猜到,但还是忍不住对左云楼产生抱怨。

    那位怎么就带着人去边境?边境多危险啊!

    燕少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去到也帮不上什么忙。

    像老妈子一样叮嘱了燕宁一番后,桑怀芳又跟他说网络上的事情不用担心,团队会处理。

    桑怀芳受雇于左云楼为燕宁工作,但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是打心底里喜欢燕宁。

    模样好性子好,听话敬业,对团队的人也好。

    这样的艺人,来一打她也不嫌多!

    聊了大概十几分钟后,桑怀芳后知后觉现在很晚了。

    桑怀芳时间不早了,燕少你休息吧,有情况我会再联系你的。

    与桑怀芳通讯结束后,燕宁没事干,正想找部电影出来看看,外头就传来了敲门声。

    然后他就在房中内置器里听到了葛新的声音。

    “小宁,你睡了吗?”

    燕宁连忙把终端放下,过去开门。

    门一开,只见葛新依旧穿着白大褂,仿佛从未休息过。

    站在门口的葛新则是愣了愣。

    房间里灯光昏暗,赤着脚脚的少年双眼澄澈,他身上穿着卡通睡衣,最上面的睡衣扣子没系上,一看就是从床上匆匆忙忙下来的。

    葛新本来严肃的面孔柔和了些,“基地遭到偷袭了,我们有任务,得准备接待伤员。”

    燕宁想起左云楼先前跟他说过不用去医疗室的话,但迟疑了一会儿,到底是应了。

    燕宁“我去换身衣服,葛队你可以先回去,待会我自己过去。”

    葛新“也不差那一会儿时间,我等你一起。”

    在燕宁与葛新回到医疗室时,狄绿等人已经在忙碌了。

    能看见的有三位军医,两男一女,年纪都在三十左右。

    据介绍,其中有两位还是夫妻,在艾萨克星球呆了五年以上。

    “葛队,治疗器材已经全部开始蓄能了!”狄绿一回过头来,看见燕宁后愣住。

    她才想起先前被随行兵交代过的话——

    燕宁不用来医疗室。

    他是敖桁将军与左云楼大议员的专属医护员,来他们这边不合适。

    狄绿心里懊悔,都怪她忙,忙得把这事忘记告诉葛队了。

    燕宁对狄绿笑了笑。

    想说话的狄绿把话给咽回去了。

    “伤员还没有来,先看一下外面的情况。”葛新在一面巨型光屏前输入密码。

    医疗室这里有对接外面的探查仪,是为数不多能够了解外面情况的地方。

    时刻了解战局,这才方便计算伤员的床位。

    巨型的光屏亮起,对接基地外的场面。

    如今是夜晚,天空泼墨一样的黑,乌沉沉的一片,风雨欲来的压抑。

    天上既没明月,也无繁星,光芒黯淡,按理说投射出来的景象是很难看清楚的,但器材里装有特殊装置,这问题能轻易解决。

    当初降落时,燕宁就从战舰上看到基地是建在大江的边上。

    大江江水滔滔,江面宽达五百多米,飞流击湍,千马奔腾之势。

    大江两岸地势极高,在某一处迅速收缩形成壶口,让水流更加激烈,似有飞流直下三千丈的迅猛。

    基地坐落在这样的江岸旁,后方相当于加持了一条天然的保护带,减轻基地防御压力。

    而此刻漆黑的夜空上,密密麻麻的生物战舰像幽灵般四处窜动。

    黑色的能量光炮不甚清晰,如同魔鬼偷偷伸出的爪牙。

    在基地的前一侧,地上泛起一层墨黑色的暗潮,层叠叠从远及近的涌来。

    然而定睛一看,那哪里是什么暗潮,分明是一只只身体漆黑、模样诡异的生物。

    这是燕宁首次看到暗领域异族。

    它们看起来身体很软,能够随时改变体型,一张血盆大口占去身体的大半,脑袋很大,其上只有一只红得宛若滴血的眼睛。

    此外,身体的边角处还有一x s63

    燕宁我现在在艾萨克。

    桑怀芳心里的八分变成了十分。

    果然如此。

    虽然猜到,但还是忍不住对左云楼产生抱怨。

    那位怎么就带着人去边境?边境多危险啊!

    燕少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去到也帮不上什么忙。

    像老妈子一样叮嘱了燕宁一番后,桑怀芳又跟他说网络上的事情不用担心,团队会处理。

    桑怀芳受雇于左云楼为燕宁工作,但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是打心底里喜欢燕宁。

    模样好性子好,听话敬业,对团队的人也好。

    这样的艺人,来一打她也不嫌多!

    聊了大概十几分钟后,桑怀芳后知后觉现在很晚了。

    桑怀芳时间不早了,燕少你休息吧,有情况我会再联系你的。

    与桑怀芳通讯结束后,燕宁没事干,正想找部电影出来看看,外头就传来了敲门声。

    然后他就在房中内置器里听到了葛新的声音。

    “小宁,你睡了吗?”

    燕宁连忙把终端放下,过去开门。

    门一开,只见葛新依旧穿着白大褂,仿佛从未休息过。

    站在门口的葛新则是愣了愣。

    房间里灯光昏暗,赤着脚脚的少年双眼澄澈,他身上穿着卡通睡衣,最上面的睡衣扣子没系上,一看就是从床上匆匆忙忙下来的。

    葛新本来严肃的面孔柔和了些,“基地遭到偷袭了,我们有任务,得准备接待伤员。”

    燕宁想起左云楼先前跟他说过不用去医疗室的话,但迟疑了一会儿,到底是应了。

    燕宁“我去换身衣服,葛队你可以先回去,待会我自己过去。”

    葛新“也不差那一会儿时间,我等你一起。”

    在燕宁与葛新回到医疗室时,狄绿等人已经在忙碌了。

    能看见的有三位军医,两男一女,年纪都在三十左右。

    据介绍,其中有两位还是夫妻,在艾萨克星球呆了五年以上。

    “葛队,治疗器材已经全部开始蓄能了!”狄绿一回过头来,看见燕宁后愣住。

    她才想起先前被随行兵交代过的话——

    燕宁不用来医疗室。

    他是敖桁将军与左云楼大议员的专属医护员,来他们这边不合适。

    狄绿心里懊悔,都怪她忙,忙得把这事忘记告诉葛队了。

    燕宁对狄绿笑了笑。

    想说话的狄绿把话给咽回去了。

    “伤员还没有来,先看一下外面的情况。”葛新在一面巨型光屏前输入密码。

    医疗室这里有对接外面的探查仪,是为数不多能够了解外面情况的地方。

    时刻了解战局,这才方便计算伤员的床位。

    巨型的光屏亮起,对接基地外的场面。

    如今是夜晚,天空泼墨一样的黑,乌沉沉的一片,风雨欲来的压抑。

    天上既没明月,也无繁星,光芒黯淡,按理说投射出来的景象是很难看清楚的,但器材里装有特殊装置,这问题能轻易解决。

    当初降落时,燕宁就从战舰上看到基地是建在大江的边上。

    大江江水滔滔,江面宽达五百多米,飞流击湍,千马奔腾之势。

    大江两岸地势极高,在某一处迅速收缩形成壶口,让水流更加激烈,似有飞流直下三千丈的迅猛。

    基地坐落在这样的江岸旁,后方相当于加持了一条天然的保护带,减轻基地防御压力。

    而此刻漆黑的夜空上,密密麻麻的生物战舰像幽灵般四处窜动。

    黑色的能量光炮不甚清晰,如同魔鬼偷偷伸出的爪牙。

    在基地的前一侧,地上泛起一层墨黑色的暗潮,层叠叠从远及近的涌来。

    然而定睛一看,那哪里是什么暗潮,分明是一只只身体漆黑、模样诡异的生物。

    这是燕宁首次看到暗领域异族。

    它们看起来身体很软,能够随时改变体型,一张血盆大口占去身体的大半,脑袋很大,其上只有一只红得宛若滴血的眼睛。

    此外,身体的边角处还有一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63(五块五毛)

    乌沉沉的一片,风雨欲来的压抑。

    天上既没明月,也无繁星,光芒黯淡,按理说投射出来的景象是很难看清楚的,但器材里装有特殊装置,这问题能轻易解决。

    当初降落时,燕宁就从战舰上看到基地是建在大江的边上。

    大江江水滔滔,江面宽达五百多米,飞流击湍,千马奔腾之势。

    大江两岸地势极高,在某一处迅速收缩形成壶口,让水流更加激烈,似有飞流直下三千丈的迅猛。

    基地坐落在这样的江岸旁,后方相当于加持了一条天然的保护带,减轻基地防御压力。

    而此刻漆黑的夜空上,密密麻麻的生物战舰像幽灵般四处窜动。

    黑色的能量光炮不甚清晰,如同魔鬼偷偷伸出的爪牙。

    在基地的前一侧,地上泛起一层墨黑色的暗潮,层叠叠从远及近的涌来。

    然而定睛一看,那哪里是什么暗潮,分明是一只只身体漆黑、模样诡异的生物。

    这是燕宁首次看到暗领域异族。

    它们看起来身体很软,能够随时改变体型,一张血盆大口占去身体的大半,脑袋很大,其上只有一只红得宛若滴血的眼睛。

    此外,身体的边角处还有一排锋利像锯齿一样的牙齿。

    当这些暗领域异族相互挤在一起时,它们身上边角处的牙齿不断碰撞,又是一张血盆大口。

    燕宁从未见过这样的生物。

    他看到基地前方升起一层的防御炮台,各样颜色的能量光波在光屏被打开后就从未消失过。

    高达数十米的银色机甲展开身后两道机械长翼,从基地道口飞出,行至暗潮上空,如同秤砣一般猛地坠下。

    轰的一声,地面上疯狂涌来的暗潮被炸得水花四溅。

    一大批异族活生生被压死。

    然而异族的数量实在太多,一批被碾,另一批前赴后继地跟上。

    有些动作的快,已经爬到了机甲的大脚上。

    机甲是用特殊金属打造的,硬度极高且耐腐蚀,哪怕异族的生物战舰轰击,都不会受到多少损伤。

    更别说现在攻击机甲的异族,除了獠牙利齿,再也没有配备的武器。

    乍一看好像没什么问题,然而仔细看便会发现,那些像潮水一样到处“流动”的异族,若是让它们在机甲上停留的时间过长,机甲面上就会留下几条浅浅的划痕。

    有道“滴水穿石”,在成群异族锲而不舍的“啃噬”下,机甲到底做不到完全不损伤。

    基地前排,这时又从下方浮出起一条长带似的机械堤坝。

    在这条机械堤坝上,数百炮口一致对外,能量光炮像子弹一样飞射。

    夜晚总是既昏黑又沉冷的,在这一刻,战火把夜点亮。

    空中,银白色的联邦飞行舰被飞行类异族击中,像飞鸟折翼一样斜斜的朝下坠毁,落到地面上时炸开一朵赤红色的冲击波。

    这是真实的战争,毫无作假,每一条生命都是鲜活的,每一滴血都是滚烫的。

    燕宁眼睛一眨不眨,不由屏起了呼吸。

    旁边的狄绿见了忍不住说,“燕宁,你这是第一次上战场吧?”

    燕宁眼睛还粘在大光屏上,点头,“嗯。”

    狄绿提前给燕宁打预防针,“那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了,有些伤员的伤势会比较严重。”

    这刚说完,大光屏旁边弹出一面小光屏。

    小光屏上亮着红标点,红点在移动,逐渐靠近c区的门。

    葛新神色一凛,“来了。”

    大概半分钟后,燕宁便看到一个坐在悬浮板上,浑身是血的联邦士兵。

    悬浮板速度很快,一下子就来到了葛新等人面前。

    “到a1修复舱里头去。”葛新说。

    悬浮板底盘的光灯闪了闪,迅速将人运过去。

    燕宁脸色煞白的看着那缺了右臂的伤员。

    鲜血流了那士兵一身,燕宁有一瞬间觉得眼前一片通红,全是血的颜色。

    士兵被投入修复舱中,早已充满绿色液体的修复舱把士兵包裹。

    下一刻,对于燕宁来说是奇迹的一幕发生了——

    士兵的断臂处x s63 乌沉沉的一片,风雨欲来的压抑。

    天上既没明月,也无繁星,光芒黯淡,按理说投射出来的景象是很难看清楚的,但器材里装有特殊装置,这问题能轻易解决。

    当初降落时,燕宁就从战舰上看到基地是建在大江的边上。

    大江江水滔滔,江面宽达五百多米,飞流击湍,千马奔腾之势。

    大江两岸地势极高,在某一处迅速收缩形成壶口,让水流更加激烈,似有飞流直下三千丈的迅猛。

    基地坐落在这样的江岸旁,后方相当于加持了一条天然的保护带,减轻基地防御压力。

    而此刻漆黑的夜空上,密密麻麻的生物战舰像幽灵般四处窜动。

    黑色的能量光炮不甚清晰,如同魔鬼偷偷伸出的爪牙。

    在基地的前一侧,地上泛起一层墨黑色的暗潮,层叠叠从远及近的涌来。

    然而定睛一看,那哪里是什么暗潮,分明是一只只身体漆黑、模样诡异的生物。

    这是燕宁首次看到暗领域异族。

    它们看起来身体很软,能够随时改变体型,一张血盆大口占去身体的大半,脑袋很大,其上只有一只红得宛若滴血的眼睛。

    此外,身体的边角处还有一排锋利像锯齿一样的牙齿。

    当这些暗领域异族相互挤在一起时,它们身上边角处的牙齿不断碰撞,又是一张血盆大口。

    燕宁从未见过这样的生物。

    他看到基地前方升起一层的防御炮台,各样颜色的能量光波在光屏被打开后就从未消失过。

    高达数十米的银色机甲展开身后两道机械长翼,从基地道口飞出,行至暗潮上空,如同秤砣一般猛地坠下。

    轰的一声,地面上疯狂涌来的暗潮被炸得水花四溅。

    一大批异族活生生被压死。

    然而异族的数量实在太多,一批被碾,另一批前赴后继地跟上。

    有些动作的快,已经爬到了机甲的大脚上。

    机甲是用特殊金属打造的,硬度极高且耐腐蚀,哪怕异族的生物战舰轰击,都不会受到多少损伤。

    更别说现在攻击机甲的异族,除了獠牙利齿,再也没有配备的武器。

    乍一看好像没什么问题,然而仔细看便会发现,那些像潮水一样到处“流动”的异族,若是让它们在机甲上停留的时间过长,机甲面上就会留下几条浅浅的划痕。

    有道“滴水穿石”,在成群异族锲而不舍的“啃噬”下,机甲到底做不到完全不损伤。

    基地前排,这时又从下方浮出起一条长带似的机械堤坝。

    在这条机械堤坝上,数百炮口一致对外,能量光炮像子弹一样飞射。

    夜晚总是既昏黑又沉冷的,在这一刻,战火把夜点亮。

    空中,银白色的联邦飞行舰被飞行类异族击中,像飞鸟折翼一样斜斜的朝下坠毁,落到地面上时炸开一朵赤红色的冲击波。

    这是真实的战争,毫无作假,每一条生命都是鲜活的,每一滴血都是滚烫的。

    燕宁眼睛一眨不眨,不由屏起了呼吸。

    旁边的狄绿见了忍不住说,“燕宁,你这是第一次上战场吧?”

    燕宁眼睛还粘在大光屏上,点头,“嗯。”

    狄绿提前给燕宁打预防针,“那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了,有些伤员的伤势会比较严重。”

    这刚说完,大光屏旁边弹出一面小光屏。

    小光屏上亮着红标点,红点在移动,逐渐靠近c区的门。

    葛新神色一凛,“来了。”

    大概半分钟后,燕宁便看到一个坐在悬浮板上,浑身是血的联邦士兵。

    悬浮板速度很快,一下子就来到了葛新等人面前。

    “到a1修复舱里头去。”葛新说。

    悬浮板底盘的光灯闪了闪,迅速将人运过去。

    燕宁脸色煞白的看着那缺了右臂的伤员。

    鲜血流了那士兵一身,燕宁有一瞬间觉得眼前一片通红,全是血的颜色。

    士兵被投入修复舱中,早已充满绿色液体的修复舱把士兵包裹。

    下一刻,对于燕宁来说是奇迹的一幕发生了——

    士兵的断臂处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63(五块五毛)

    每一条生命都是鲜活的,每一滴血都是滚烫的。

    燕宁眼睛一眨不眨,不由屏起了呼吸。

    旁边的狄绿见了忍不住说,“燕宁,你这是第一次上战场吧?”

    燕宁眼睛还粘在大光屏上,点头,“嗯。”

    狄绿提前给燕宁打预防针,“那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了,有些伤员的伤势会比较严重。”

    这刚说完,大光屏旁边弹出一面小光屏。

    小光屏上亮着红标点,红点在移动,逐渐靠近c区的门。

    葛新神色一凛,“来了。”

    大概半分钟后,燕宁便看到一个坐在悬浮板上,浑身是血的联邦士兵。

    悬浮板速度很快,一下子就来到了葛新等人面前。

    “到a1修复舱里头去。”葛新说。

    悬浮板底盘的光灯闪了闪,迅速将人运过去。

    燕宁脸色煞白的看着那缺了右臂的伤员。

    鲜血流了那士兵一身,燕宁有一瞬间觉得眼前一片通红,全是血的颜色。

    士兵被投入修复舱中,早已充满绿色液体的修复舱把士兵包裹。

    下一刻,对于燕宁来说是奇迹的一幕发生了——

    士兵的断臂处,慢慢长出新的骨肉。

    虽然速度慢,但确实在修复。

    “幸好伤口处没污染。”狄绿呼出一口气。

    燕宁脸色微白的移开眼睛,“什么伤口污染?”

    狄绿自然解释,“有些异族身上有精神力污染物,一旦伤员伤口摄入这种污染物,那么修复液将完全失效。”

    修复液失效,自然不可能让机体生出新的肢体。

    不过这话说完,狄绿感觉奇怪,“燕宁,你不是读军队护理专业的吗?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燕宁尴尬,“刚刚忘记了。”

    十分学渣的回答。

    狄绿倒是没有说什么,第一次上前线接触伤员嘛,总会遇到些问题,紧张也是难免。

    “今晚应该要忙两三个小时。”葛新说,一转头,他对燕宁说,“小宁,你第一次上前线,先跟着我,等差不多熟悉了,再独自上手。”

    燕宁巴不得。

    然而这位经验丰富、从军差不多有十年的军医队长,这一次失算了。

    直到凌晨四五点,这一波异族攻势还未打退。

    “看来情况比我想象中的更糟糕。”狄绿眉头紧皱。

    忽然,大光屏上显示基地一侧的高门打开,一架高达几十米、通体赤红的巨型机甲迈步而出。

    这一架机甲造的比先前出场的任何一架都要来得大气,身上赤红的金属板如同一块块燃着火红鳞,身上能看见炮口无数。

    “是敖将军的赤阳!”狄绿惊呼,“将军居然动用赤阳,以他精神海现在的情况,怎么能支撑得住?”

    杰米哒 63

    凡是战斗类的机甲都特别耗费精神力。机甲配置越高,所耗费的精神力就越大。

    联邦里任何一架机甲敖桁都能驾驶,而他自个的专属机甲赤阳,是3s配置。

    战斗力不用说当然牛逼,但是对于一位精神海濒临崩溃的神造者来说,开这一类的机甲就是找死。

    “如果我没记错,敖桁将军今年应该二十九了吧,老天保佑,千万不要让他出什么事!”狄绿双手合十。

    如果敖桁倒在了战场上,联邦不仅是损失一位将才那么简单,前线士兵的士气会受到毁灭性冲击。

    定海神针都倒了,就问你慌不慌!

    燕宁在一旁眨眨眼,没有说话。

    只见光屏上,从基地里走出的赤红机甲手臂一抬,手上迅速发生了变化。

    那上头赤红的金属片像鳞片般滑开,露出了无数或大或小的炮口。

    机甲本来如同人一般的五指,更是迅速组合重新拼接,形成一个直径足有十多的激光炮口。

    像把灭火枪一样,炮口里冲出一道赤红的能量光炮,瞬间就将那边涌来的黑潮击了个粉碎。

    然而暗领域的异族到底身如液体,同伴被击飞,其他还活着的前赴后继的涌上,完全不知恐惧为何物。

    “轰。x s63 每一条生命都是鲜活的,每一滴血都是滚烫的。

    燕宁眼睛一眨不眨,不由屏起了呼吸。

    旁边的狄绿见了忍不住说,“燕宁,你这是第一次上战场吧?”

    燕宁眼睛还粘在大光屏上,点头,“嗯。”

    狄绿提前给燕宁打预防针,“那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了,有些伤员的伤势会比较严重。”

    这刚说完,大光屏旁边弹出一面小光屏。

    小光屏上亮着红标点,红点在移动,逐渐靠近c区的门。

    葛新神色一凛,“来了。”

    大概半分钟后,燕宁便看到一个坐在悬浮板上,浑身是血的联邦士兵。

    悬浮板速度很快,一下子就来到了葛新等人面前。

    “到a1修复舱里头去。”葛新说。

    悬浮板底盘的光灯闪了闪,迅速将人运过去。

    燕宁脸色煞白的看着那缺了右臂的伤员。

    鲜血流了那士兵一身,燕宁有一瞬间觉得眼前一片通红,全是血的颜色。

    士兵被投入修复舱中,早已充满绿色液体的修复舱把士兵包裹。

    下一刻,对于燕宁来说是奇迹的一幕发生了——

    士兵的断臂处,慢慢长出新的骨肉。

    虽然速度慢,但确实在修复。

    “幸好伤口处没污染。”狄绿呼出一口气。

    燕宁脸色微白的移开眼睛,“什么伤口污染?”

    狄绿自然解释,“有些异族身上有精神力污染物,一旦伤员伤口摄入这种污染物,那么修复液将完全失效。”

    修复液失效,自然不可能让机体生出新的肢体。

    不过这话说完,狄绿感觉奇怪,“燕宁,你不是读军队护理专业的吗?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燕宁尴尬,“刚刚忘记了。”

    十分学渣的回答。

    狄绿倒是没有说什么,第一次上前线接触伤员嘛,总会遇到些问题,紧张也是难免。

    “今晚应该要忙两三个小时。”葛新说,一转头,他对燕宁说,“小宁,你第一次上前线,先跟着我,等差不多熟悉了,再独自上手。”

    燕宁巴不得。

    然而这位经验丰富、从军差不多有十年的军医队长,这一次失算了。

    直到凌晨四五点,这一波异族攻势还未打退。

    “看来情况比我想象中的更糟糕。”狄绿眉头紧皱。

    忽然,大光屏上显示基地一侧的高门打开,一架高达几十米、通体赤红的巨型机甲迈步而出。

    这一架机甲造的比先前出场的任何一架都要来得大气,身上赤红的金属板如同一块块燃着火红鳞,身上能看见炮口无数。

    “是敖将军的赤阳!”狄绿惊呼,“将军居然动用赤阳,以他精神海现在的情况,怎么能支撑得住?”

    杰米哒 63

    凡是战斗类的机甲都特别耗费精神力。机甲配置越高,所耗费的精神力就越大。

    联邦里任何一架机甲敖桁都能驾驶,而他自个的专属机甲赤阳,是3s配置。

    战斗力不用说当然牛逼,但是对于一位精神海濒临崩溃的神造者来说,开这一类的机甲就是找死。

    “如果我没记错,敖桁将军今年应该二十九了吧,老天保佑,千万不要让他出什么事!”狄绿双手合十。

    如果敖桁倒在了战场上,联邦不仅是损失一位将才那么简单,前线士兵的士气会受到毁灭性冲击。

    定海神针都倒了,就问你慌不慌!

    燕宁在一旁眨眨眼,没有说话。

    只见光屏上,从基地里走出的赤红机甲手臂一抬,手上迅速发生了变化。

    那上头赤红的金属片像鳞片般滑开,露出了无数或大或小的炮口。

    机甲本来如同人一般的五指,更是迅速组合重新拼接,形成一个直径足有十多的激光炮口。

    像把灭火枪一样,炮口里冲出一道赤红的能量光炮,瞬间就将那边涌来的黑潮击了个粉碎。

    然而暗领域的异族到底身如液体,同伴被击飞,其他还活着的前赴后继的涌上,完全不知恐惧为何物。

    “轰。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63(五块五毛)

    配置越高,所耗费的精神力就越大。

    联邦里任何一架机甲敖桁都能驾驶,而他自个的专属机甲赤阳,是3s配置。

    战斗力不用说当然牛逼,但是对于一位精神海濒临崩溃的神造者来说,开这一类的机甲就是找死。

    “如果我没记错,敖桁将军今年应该二十九了吧,老天保佑,千万不要让他出什么事!”狄绿双手合十。

    如果敖桁倒在了战场上,联邦不仅是损失一位将才那么简单,前线士兵的士气会受到毁灭性冲击。

    定海神针都倒了,就问你慌不慌!

    燕宁在一旁眨眨眼,没有说话。

    只见光屏上,从基地里走出的赤红机甲手臂一抬,手上迅速发生了变化。

    那上头赤红的金属片像鳞片般滑开,露出了无数或大或小的炮口。

    机甲本来如同人一般的五指,更是迅速组合重新拼接,形成一个直径足有十多的激光炮口。

    像把灭火枪一样,炮口里冲出一道赤红的能量光炮,瞬间就将那边涌来的黑潮击了个粉碎。

    然而暗领域的异族到底身如液体,同伴被击飞,其他还活着的前赴后继的涌上,完全不知恐惧为何物。

    “轰。”

    在又一波暗潮即将抵达赤阳的脚边,赤阳的金属大脚丫子猛地燃起熊熊烈焰。

    也不知道那火温度到底有多高,碰上的异族全都“滋”的一声烧成了灰烬。

    燕宁眼睛都不眨一下。

    真实的,比电影里更刺激的场景,如今就在他面前。

    黎明前正是一天中夜色最浓之时,飞行类异族通体漆黑,它们隐藏在夜色中,几乎不可见。

    然而赤阳却仿佛早已锁定那批像苍蝇一样的异族,身上的炮口移动,无数追踪导弹自动射出。

    轰轰几声天上,烟花乍现。

    远处看似烟花,近处则是无数异族的飞行舰坠毁。

    “敖将军该回来了吧?”狄绿忧心重重。

    然而刚刚才出兵的赤阳像是只来了一道开胃小菜,不退反进。

    “将军的事后面再说,现在赶紧把伤员分批处理好!”葛新沉声道。

    燕宁跟在葛新后面打转,看着他将不断从外送来的伤员井然有序地投入各个治疗舱中。

    这一宿,他们都在忙碌。

    从夜色沉沉、万物俱进,走过战火纷飞,然后到东方既白。

    天,亮了。

    “葛队不好!这一批送来的伤员身上都沾了污染物!”狄绿脸色很难看。

    如果伤员是“干净”的,哪怕他断手断脚,又甚至是整个下半身缺失、只剩下一口气,有修复舱在,他还是能够重新成为一个四肢健全的人。

    倘若沾了污染物,那就不行了。

    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我宁宁的金手指无敌粗,就跟铁柱那啥啥一样(叉腰x s63 配置越高,所耗费的精神力就越大。

    联邦里任何一架机甲敖桁都能驾驶,而他自个的专属机甲赤阳,是3s配置。

    战斗力不用说当然牛逼,但是对于一位精神海濒临崩溃的神造者来说,开这一类的机甲就是找死。

    “如果我没记错,敖桁将军今年应该二十九了吧,老天保佑,千万不要让他出什么事!”狄绿双手合十。

    如果敖桁倒在了战场上,联邦不仅是损失一位将才那么简单,前线士兵的士气会受到毁灭性冲击。

    定海神针都倒了,就问你慌不慌!

    燕宁在一旁眨眨眼,没有说话。

    只见光屏上,从基地里走出的赤红机甲手臂一抬,手上迅速发生了变化。

    那上头赤红的金属片像鳞片般滑开,露出了无数或大或小的炮口。

    机甲本来如同人一般的五指,更是迅速组合重新拼接,形成一个直径足有十多的激光炮口。

    像把灭火枪一样,炮口里冲出一道赤红的能量光炮,瞬间就将那边涌来的黑潮击了个粉碎。

    然而暗领域的异族到底身如液体,同伴被击飞,其他还活着的前赴后继的涌上,完全不知恐惧为何物。

    “轰。”

    在又一波暗潮即将抵达赤阳的脚边,赤阳的金属大脚丫子猛地燃起熊熊烈焰。

    也不知道那火温度到底有多高,碰上的异族全都“滋”的一声烧成了灰烬。

    燕宁眼睛都不眨一下。

    真实的,比电影里更刺激的场景,如今就在他面前。

    黎明前正是一天中夜色最浓之时,飞行类异族通体漆黑,它们隐藏在夜色中,几乎不可见。

    然而赤阳却仿佛早已锁定那批像苍蝇一样的异族,身上的炮口移动,无数追踪导弹自动射出。

    轰轰几声天上,烟花乍现。

    远处看似烟花,近处则是无数异族的飞行舰坠毁。

    “敖将军该回来了吧?”狄绿忧心重重。

    然而刚刚才出兵的赤阳像是只来了一道开胃小菜,不退反进。

    “将军的事后面再说,现在赶紧把伤员分批处理好!”葛新沉声道。

    燕宁跟在葛新后面打转,看着他将不断从外送来的伤员井然有序地投入各个治疗舱中。

    这一宿,他们都在忙碌。

    从夜色沉沉、万物俱进,走过战火纷飞,然后到东方既白。

    天,亮了。

    “葛队不好!这一批送来的伤员身上都沾了污染物!”狄绿脸色很难看。

    如果伤员是“干净”的,哪怕他断手断脚,又甚至是整个下半身缺失、只剩下一口气,有修复舱在,他还是能够重新成为一个四肢健全的人。

    倘若沾了污染物,那就不行了。

    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我宁宁的金手指无敌粗,就跟铁柱那啥啥一样(叉腰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63(五块五毛),,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九色优选 | 跳跳猪 | 聚聚玩 | 有赚网 | 聚享游 | 快乐赚